争扮军阀的姨太太?错把无知当创意,低俗不应是卖点

日期:2019-08-03 15:09:10   来源:互联网   编辑:小狐   阅读人数:514
北洋大时代道德篇(三百八十五)贫家净扫地,贫女净梳头,景色虽不艳丽,气度自是风雅。士君子一当穷愁寥落,奈何辄自废弛哉。自古以来,爱美之心人皆有之。但是,摇着绸扇,画着浓妆,一袭旗袍加身,众多女性趋之若

北洋大时代道德篇(三百八十五)贫家净扫地,贫女净梳头,景色虽不艳丽,气度自是风雅。士君子一当穷愁寥落,奈何辄自废弛哉。

自古以来,爱美之心人皆有之。但是,摇着绸扇,画着浓妆,一袭旗袍加身,众多女性趋之若鹜的“军阀姨太太”造型,俨然是“复古风”的误读,更有一些扮妆者“傲娇”地发问:“我能当第几房姨太太?”追求美虽说是天性,但是这种作自以为的雍容贵妇状,与北洋史之现实相去甚远,部分仿妆者甚至是理直气壮地拿“军阀姨太太”说事儿,甚至在遭遇批评之后大声申辩:“谁不想当狐狸精?谁不想当祸国红颜?”这种无知之感,早已超越审美范畴,也远非创意之新潮,俨然反映出极其荒唐的恶趣味与价值观。毕竟北洋军阀时期,姨太太之分量,不过是作为军阀可以随意处置的私人“物品”或“玩意”

争扮军阀的姨太太?错把无知当创意,低俗不应是卖点(图1)

例如,曾任皖督的北洋宦海“不倒翁”陈调元,最为宠爱的姨太太“花四宝”其实是鲁督张宗昌从赎身后赠出的“礼物”本属于旧直系军阀的陈调元,“回礼”是在张宗昌率领直鲁联军南下时,兵不血刃地将重镇徐州拱手想让。所以说“军阀姨太太”的故事里从未有过所谓的风花雪月,倒是充满了悲情与交易。将自己的生死祸福,全凭他人决定的危险处境,可以说无知者无畏,但是无知者亦可恨。军阀之“姨太太”身份,还隐含着一些人 “自我物化”的倾向。“物化”是姨太太难以撕掉的,如张勋的姨太太“小毛子”在“辫帅”麾下“定武军”败退南京时被捕,浙江新军就打算将其运往上海滩展览,用于卖门票充饷。

争扮军阀的姨太太?错把无知当创意,低俗不应是卖点(图2)

其后,张勋花了一定数量车皮的物资才将其赎回。所以说哭着喊着当“军阀姨太太”不仅荒诞更加可悲。说到底,“军阀姨太太”这种梗,完全是把低俗当乐趣,把无知当卖点。“姨太太”对于军阀来说,大都不是家室中明媒正娶的正妻,在当时被称“妾”在婚姻观中原本就是个并不光鲜的存在,之所以委身做妾,或出身贫苦,或侍女转正,或失足赎身,或军阀抢掠,多是身不由己的产物。如“三不知”督军张宗昌,自己有多少姨太太,连自己都不清楚。“军阀姨太太”突然“火”起来,多少让人有些意外,虽说只是效仿拍个照,无须大惊小怪,大可不必太较真。

争扮军阀的姨太太?错把无知当创意,低俗不应是卖点(图3)

参考资料:

1、洪应明:《菜根谭》

2、陶菊隐:《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》

3、范子军:“军阀姨太太”真那么值得热捧?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姨太太

解释1、此词意为旧社会大家族的下人对主人的妾的称呼。2、某些地区的孩子对姨妈的称呼。4.姨太太是旧社会男权的产物

军阀

军阀是旧时拥有军队、割据一方、以保有并扩张自己的权位,忽视国家的法律秩序,自成派系的军人或军人集团。有著名的汉末群雄、北洋军阀、直系军阀、皖系军阀等。在中国历史上,也出现过诸侯、太守、刺史、节度使等等的地方政权,因日久滋养军事势力且因政治、政策、种族或环境等因素考量而有所背弃中央政府,相当于近代所说的军阀有著名的北洋军阀、直系军阀等。同时也有日本同名电影《军阀》。

  • 网友评论
返回顶部